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影视 > 正文

高以翔事件背后:影视业的严冬

未知 2019-11-30 16:45

  11月27日,演员高以翔在综艺节目中因故离世引发舆论热议,除了综艺节目规则引发争议外,影视寒冬下演艺人“就业”等问题也成为市场关注焦点。

  天眼查最新数据显示,仅2019年年内,就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与此同时,另有数据显示,城的剧组开机率同比减少45%。电影行业尚有国庆档爆款带来一丝希望,但电视剧行业寒意依旧——供给侧持续收缩、行业毛利率下行、监管政策不确定性都在束缚着电视剧的奔跑。

  影评人李星文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随着行业深度调整,开机率下降,需求下降,必然有人无戏可拍。目前为止,从市场的角度来看,在资本,尤其是业外资本撤离后,剧组的资金压力将进一步加大。

  11月27日,浙江卫视综艺《追我吧》第九期节目的录制过程中,参与录制的嘉宾高以翔被曝突然晕倒,并经3个小时的抢救后,不幸去世,年仅35岁。

  公开资料显示,高以翔,原名曹志翔,1984年9月22日出生于台湾省台北市,华语影视男演员、模特,毕业于卡普兰诺大学,曾经因饰演《遇见王沥川》男主角王沥川一角而圈粉无数。

  该事件发生后,对于娱乐综艺节目的尺度以及演员背后的“就业困难”等社会现象引发了广泛的讨论。

  事实上,身处2019年的“冬天”,影视行业从业者几乎快要忘了2015年“春天”的温暖了。

  2015年,热钱加持下的影视行业流传着“仅凭几张PPT讲个剧本大概就能轻松拿下投资”的高光传说。尽管略带传奇色彩,但也能一瞥彼时影视行业的繁荣。

  数据显示,2015年行业总市值达到1.66万亿元,板块同比涨幅达到74.32%;同时,公司间的并购热潮一度到达巅峰,平均不到2天就会发生一起并购。

  彼时的电视剧行业无比风光。以周迅主演的《后宫如懿传》为例,当时被曝光单集1500万价格,其中两家电视平台东方和江苏卫视出价每集300万,网络独播的腾讯则出价单集900万。

  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电视和网络视频市场共生产了电视剧773部、21546集,平均每天生产59集。其中当年播出电视剧总计262部。而2019年上半年新播国产电视剧仅72部,2020年待播剧集共97部。

  由此可以看出,随着热钱退出、政策趋严以及行业泡沫的挤压,电视剧行业在内容供给上一直处于收缩态势。有媒体报道指出,2019年前三季度,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共646部,比去年同期的886部减少27%;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共24617集,比去年同期的35209集减少30%。其中,电视剧部数备案数在前两季度分别下降22%、14%。前三季度备案电视剧集数月均下滑29%。

  从生产端来看,由于资金匮乏,电视剧的开机率也不容乐观。来自城的数据显示,11月城内开机剧组在20部左右,在过去,这个数据一直维持在30-40部左右。

  一位文化产业研究员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影视行业开机率受到资金影响大,前几年在资金充足的情况下,无论是开机率和生产速率都比现在要高。但当前整个行业资金匮乏,影视制作的资金运作速度放缓,开机率必然也会有所下降。

  电视剧制作机构的数量也在减少。来自广电总局的数据显示,2019-2021年度《电视剧制作许可证(甲种)》机构名单有73家机构的数量,而过去10年间,这个数字一直维持在130家左右。

  电视剧产量的下降导致很多机构无法满足“连续2年内制作完成6部以上单本剧或3部以上连续剧(3集以上/部)”的硬性指标,电视剧制作准许机构数量大打折扣。

  5年后的景象与此前的热闹天差地别,数据显示,2019年内就有超过1800家影视公司关停。而此前趁着资本热潮进军影视行业的跨界大军则更为尴尬:主业回不去,剧集卖不动,四处寻找资本接盘。

  2015年前后,主营纺织品生产和销售的鹿港科技、卖水泥的的跨界引起不少人瞩目。其中,鹿港科技斥资4.7亿元收购世纪长龙,后者在2015年参投暑期档爆款电影《大圣归来》,在收购影视公司方面堪称疯狂——其子公司个数由2015年的7家增至2017年的62家。

  从上述跨界进军影视的公司可以一窥彼时资本对于影视行业的青睐,同样,当热钱退去,它们的表现也成为影视寒冬最直接的牺牲品。

  11月22日晚间,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钱文龙及主要股东与淮北市建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也在此前寻求接盘方。

  无钱可投、无戏可拍,2019年的影视行业依靠去库存“续命”。券商数据显示,2019年开始影视上市公司的整体的库存同比不断下滑,2019年一季度、上半年、前三季度,影视行业的库存分别同比下滑2.4%、9.6%和11.3%。从库存占收入比例来看,平均库存占收比在2018年达到峰值,为80%,远高于2012-2017年的40%左右。

  影评人李星文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库存是一个无奈的选择,这是一段时间资本过热后延展出来的必然现象,尤其是前几年资本时代的最后一批项目,在库存出口缩小的情况下,资金回收形成困难,由此进一步影响到后续开机率的问题。

  分析师认为,经过“限薪令”后,明星薪酬成本明显下滑,2019年头部电视剧成本也有所下降,相应的发行价格也下降。整体看下来,2019年电视剧毛利润率有所下降,但目前已经基本进入稳态,预计2020年头部剧毛利润率将会维持稳定。

  记者注意到,在2020年待播的97部剧集中,参与两部以上的演员仅30位演员。演员无戏可拍,已是影视寒冬下老生常谈的话题。

  反观综艺节目,据广电总局监管中心统计数据,2018年我国共上线%。可见,整体综艺节目的数量呈现井喷式发展。既有收入保障,又能增加曝光率,演员们从拍戏转战综艺的情形也越来越普遍,无论是《演员请就位》还是《我就是演员》,都在隐约透露着演员无戏可拍的无奈。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华为开始研发IGBT 正在挖人”!一则消息令芯片股沸腾 什么是IGBT?

  “华为开始研发IGBT 正在挖人”!一则消息令芯片股沸腾 什么是IGBT?

  贸易高质量发展顶层设计公布:培育全球性先进制造业集群 适时再降进口关税

  上证指数今天的高位螺旋桨,这是变盘的信号,2873能不能被跌破?跌破以后大盘会走向哪里?

标签 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