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国内首个PD-L1单抗即将获批上市 联合疗法或成药

未知 2019-11-30 16:45

  近日,阿斯利康的重磅炸弹级药物PD-L1德鲁瓦单抗注射液(Durvalumab,名“英飞凡-Imfinzi”,俗称“I药”),在中国的注册进展处于“在审批”状态。这意味着中国将迎来首款PD-L1单抗药物,可用于治疗不可手术的III期非小细胞肺癌。

  非小细胞肺癌是十大PD-1/PD-L1高应答率癌症之一,同时又是十种恶性肿瘤中发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类型,因此是PD抑制剂最大的赛道。当下全球已经有9款PD-1/PD-L1药物获批上市,均为大分子单抗药物。其中K药、O药、特瑞普利单抗、信迪利单抗、卡瑞利珠单抗已在中国上市,均为PD1单抗,而PD-L1还暂未有药物获批上市。

  记者了解到,I药于2018年2月被FDA批准用于III期不可切除非小细胞肺癌,是首个被批准用于在该疾病治疗上的药物。仅去年一年,就给阿斯利康创下了6.33亿美元的收入。该公司的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30日,今年I药的全球销售额已达到10.45亿美元。

  国家癌症中心今年发布的全国癌症统计数据显示,按发病人数顺位排序,肺癌位居我国恶性肿瘤发病首位。估计结果显示,2015年我国新发肺癌病例约为78.7万例,发病率为57.26每10万人。

  此外,恶性肿瘤死亡占居民全部死因的23.91%,而肺癌的发病率及死亡率分别占全部恶性肿瘤的20.03%及26.99%,是当前肿瘤防控的重点疾病。其中非小细胞肺癌占肺癌比重最高,约为80%-85%。

  某中型券商医药行业分析师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中国肺癌用药市场规模大,且尚未饱和。预计未来PD-1/PD-L1抗体潜在中国的用药人群可能达到全部肿瘤病人的一半左右,即200万人左右。可以预见的是,I药一旦在中国获批,将继续帮助阿斯利康提升在中国市场的业绩表现。”

  某肿瘤医院医生告诉记者,“现在癌症患者获取信息途径多了,很多人也都知道PD-1/PD-L1是一个泛性的靶点。所以尽管有的时候一款适应症并没有获批上市,但患者还是会存有一丝希望的让我们给他开药。比如肺癌患者吃了一款肺癌获批的药,但他身体受不了这个药,吃完了副作用比较大,他就会让我们给他换一种PD-1,不过这款PD-1可能肺癌这方面暂时还没有获批。所以,我认为,对企业来说,获批的是哪个适应症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获批了,能上市了,企业就会有市场。”

  截至目前,我国已有五款上市的PD-1产品,包括国内自主研发的3款及国外的2款。但PD-L1方面则显得有点“冷静”,目前暂未有产品在国内获批上市。

  最早在国内上市的PD-1是百时美施贵宝(BMS)研发的纳武单抗(Opdivo,俗称“O药”),主要用于治疗非小细胞肺癌;而最新上市的则是恒瑞医药的卡瑞利珠单抗,于今年5月份获批上市,主要用于治疗霍奇金淋巴瘤,并且其还有多个适应症在申请上市或处于临床研究中。

  截至目前,全球也仅有三款获批上市的PD-L1产品,分别是阿斯利康的德瓦鲁单抗、罗氏的阿特珠单抗(Tecentriq,俗称“T药”)以及默克与辉瑞联合研发的阿维鲁单抗(Bavencio),这三款单抗在FDA获批的适应症也各不相同。

  除阿斯利康的I药在申请上市外,罗氏的T药也在国内申请了上市。罗氏相关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小细胞肺癌的临床试验已经完成,应该是罗氏的T药在国内最先获批的一个适应症。目前我们在中国的临床试验还有六七个,未来我们也会申报肝癌、非小细胞肺癌等适应症。”

  纵观国内市场,也有不少企业都纷纷进军PD-L1领域。Insight数据库显示,目前国内企业临床在研的 PD-L1 抗体共有15个品种,包括中国生物制药、信达生物、基石药业、等15 家企业。其中,处于临床3期的国产第一梯队包括的SHR-1316注射液、的TQB2450注射液、基石药业的CS1001和四川思路迪 KN035。

  除上述企业外,PD-L1市场队伍还在不断壮大。由复宏汉霖、海正药业等十余家企业组成的第二梯队已经开始跃跃欲试,涉及20余款PD-L1单抗在研。依据目前的药品审批速度,预计到2020年下半年,会有多款PD-L1产品获批上市。

  从临床试验申报的数量上来看,PD-L1的竞争赛道也是异常激烈的,那么企业又该如何面对竞争激烈的PD-L1市场?某小型券商医药分析师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PD-1/PD-L1抗体正在向肿瘤基础用药方向发展,联合用药是未来的大方向。

  该分析师进一步指出,“服用PD-1/ PD-L1抑制剂的患者也难免会出现耐药和复发,因而需要继续深入探索其耐药机制,寻找相应的生物标志物,并用相应的临床试验去测试和验证,针对多种耐药机制的综合治疗可能是未来的研究发展方向。”

  以阿斯利康的I药为例,根据公布的临床数据显示,相比于小细胞肺癌标准治疗,即最多6周期的化疗以及可选择的预防性脑放疗,I药的联合4周期的标准化疗(依托泊苷联合顺铂或卡铂)可显著改善总生存期,具有统计学意义和临床意义。在经过I药的联合化疗治疗后,超过三分之一的小细胞肺癌患者18个月后依然健在,这对于极度恶性的小细胞肺癌来说是非常了不起的数据。

  目前为止,FDA共批准了14项免疫联合疗法。过去的两年中,也不断有新的联合疗法策略获批,如针对肺癌的PD-L1单克隆抗体联合靶向治疗和化疗。

  回顾国内企业,以基石药业为代表的PD-L1第一梯队的公司在联合疗法方面也不甘落后。今年6月10日,基石药业与拜耳(Bayer)达成合作,双方将共同评估基石药业的PD-L1单抗CS1001联合拜耳旗下的口服多激酶抑制剂瑞戈非尼,治疗含胃癌在内的多种癌症的安全性、耐受性、药代动力学和抗肿瘤疗效。

  某大型药企高级工程师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现在有很多试验都强有力地证明了联合疗法可以发挥协同作用,即产生1+12的效果,未来联合疗法一定是免疫治疗的大方向。”

  该高级工程师进一步表示,“目前,国内还在临床阶段的免疫治疗药物较多,但基于目前我国PD-1以及PD-L1的市场格局,那些还在临床中的药就失了先发的优势,即使产品的临床试验数据等都不错,但仍会面临较大的竞争压力。从中短期看,销售能力、产能瓶颈、核心适应症进度是药企竞争的关键点。而从中长期看,药品适应症能否进入医保对于产品未来的市场占比影响较大。”

  11月28日,2019年国家医保谈判准入药品名单终于尘埃落地,而备受大众瞩目的PD-1类肿瘤免疫治疗药首次纳入医保。此前共有4家国内外药企参与医保谈判,最终仅信达的信迪利单抗(商品名“达伯舒”)谈判成功进入医保。

  从价格来看,参与本轮谈判的4种PD-1药品,达伯舒价格最低,降价幅度高达63.73%。谈判之前,达伯舒的价格为7838元(10ml:100mg/瓶),年治疗费用为赠药前26.6万元,赠药后18.8万元。谈判成功后,达伯舒的医保支付标准为2843元(10ml:100mg/瓶)。

  民生证券研报分析称,PD-1单抗进入医保数量仅有一个,对PD-1单抗生产厂商影响不大,因为从目前的四个已上市产品销量数据及PD-1领域未得到满足的临床需求状况来看,药企盈利能力是可以保证的。

  北京鼎臣医药咨询创始人史立臣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对于没有进入医保的PD-1来说,没有医保费用支撑,市场可能要面临压缩。在目前医保控费的情况下,医生处方肯定是先开医保目录之内的药放量。”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华为开始研发IGBT 正在挖人”!一则消息令芯片股沸腾 什么是IGBT?

  “华为开始研发IGBT 正在挖人”!一则消息令芯片股沸腾 什么是IGBT?

  贸易高质量发展顶层设计公布:培育全球性先进制造业集群 适时再降进口关税

  上证指数今天的高位螺旋桨,这是变盘的信号,2873能不能被跌破?跌破以后大盘会走向哪里?

标签 国内